『展訊』穆夏——新藝術運動先鋒

信息部 雲南省博物館


【展覽名稱】穆夏——新藝術運動先鋒

【展覽時間】7月31日~10月7日(31日下午13時起可憑票觀展)

【展覽地點】雲南省博物館一樓臨展廳

【展品內容】海報、廣告設計、裝飾畫、照片、主禱文 等166件(套)


阿爾豐斯·穆夏(1860~1939年),捷克新藝術運動時期畫家、裝飾藝術家,新藝術運動代表人物。他的創作涉及插畫、海報、繪畫、劇院設計、珠寶設計、裝飾藝術等諸多領域。他是捷克第一套郵票、第一套紙幣、白獅子國徽、警察制服、市民會館室內裝潢壁畫及聖維塔大教堂彩繪窗戶的設計者。

穆夏的作品既有鮮明的新藝術運動特征,又帶有強烈的個人色彩。早期海報、裝飾畫等的作品以韻律化的裝飾線條、簡潔的輪廓線和柔和明快的水彩效果爲特點,所描繪的女性形象甜美婀娜、柔媚動人,與人物周圍流暢的植物花紋曲線相輔相成、相得益彰,作品以素描、粉彩和蛋彩爲主;晚期風格開始多樣化,更加自由奔放,晚年更是向巨幅油畫創作轉型,將自己和國家、時代的命運相融合,使作品富有永恒的生命力。


黃道十二宮——《羽毛》雜志年曆設計


穆夏——這個名字如同他的作品一樣,隱約帶著一股自然的仙氣。不了解他生平的人,會以爲他是個技藝精湛的插畫師,畢竟那些作品實在是太美麗!他的人生故事,與他的畫作一樣,穿過歲月長河,閃耀著啓示錄般的恒久光澤。



1860年,穆夏出生在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,童年在教堂唱詩班的生活經曆,爲他日後創作中宗教元素的美學運用,埋下小小的種子。而在捷克民族複興運動浪潮中成長歲月,在穆夏心中種下了對國家的熱情。

1883至1889這六年,對年輕的穆夏而言是一段惬意時光。在Khuen-Belassi伯爵的資助下,他先後到慕尼黑和巴黎學習繪畫。然而1889年,伯爵突然中斷了對他的投資,穆夏便由一個充滿閑情逸致的文藝青年,淪落到每天要爲生計犯愁。那時的他已經快30歲了,身無分文,似乎也沒什麽前景。就像每一個爲嘴奔忙的落魄書生那樣,穆夏接了大量爲書籍和雜志畫插圖的工作,報酬低廉到難以維持生計。這樣窮困潦倒的日子過足五年。


莎拉·伯恩哈特

殊不知,每一朵烏雲,往往都鑲著金邊。

轉機出現在1894年。穆夏爭取到爲當時的巨星莎拉·伯恩哈特的新戲畫宣傳海報機會。他穿著租來的禮服去劇院看她演出,然後湊在咖啡館的桌子上畫出了草圖。一擊中的,而後一舉成名。


1894年,穆夏爲著名的法國演員莎拉·伯恩哈特在文藝複興劇院上演的雨果·薩爾多的歌舞劇《吉斯蒙達》的劇中角色創作了他代表性的傳奇海報


有人說,幸運之神終于要眷顧穆夏了。非也非也,他只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准備。幼年時的宗教啓蒙,青年時的輾轉浮沉,都爲他成名後遊刃有余的豐沛創作存下了記憶與靈感。


Lefévre-Utile品牌餅幹廣告


看過穆夏作品的人,特別是女性,很少有不喜歡吧。那些繁複卻端莊的構圖,柔美明媚的女子,豐饒蜿蜒的花枝……他的線條撩動了天下女人共通的審美愛好。


19世紀下半葉,工藝美術界受到穆夏的影響,此時期衆多家具、藝術品、服裝等物品的外觀設計都具有一股濃郁的“穆夏風尚”。

左右滑動查看更多“穆夏風尚”作品


1910年,50歲的穆夏放棄了商業性繪畫所帶來的功名聲譽和優渥生活,帶著家人回到了故鄉。他的胸中已有一個關于“斯拉夫史詩”的宏大構思:要繪制整個斯拉夫民族的漫漫曆史。


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獨立十周年


這個原計劃用五六年完工的作品群,最後花去了穆夏整整十八年的光陰。他把自己從黃金中年到鶴發耄耋的全部心力,畫進了這些畫裏。


斯拉夫史詩


穆夏曾這樣自我解讀:“藝術創作是爲了構建一個曆史的橋梁,讓曾經和過去更好地連接在一起,爲的是讓人類在這樣的情感中團結與進步”這或許也是他一生對藝術和自我的追求。


裹著頭巾躺著思考的姑娘



編輯:葉之聲   美編:鄭舒文
制作:gillian   審核:郭幀  楊雯玥  陳一覽





文章已于修改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發送中